荒山夜宴

  • 时间:
  • 浏览:23
  • 来源:草莓视频ios下载_草莓视频成年版app下载_草莓视频福利院

引子
    在市區外沿有一個長途汽車站,人們常常在這裡搭車去西北面近百公裡的山區遠足度周末。徒步的人多瞭,失蹤的報道也不時會在報紙第八版的八卦消息間出現。大約一年前,進入山口二十幾裡就能隱約聞到食物的香氣,有糖粉與酒精配合下的新鮮水果在文火慢煮中筋骨疲軟之後的甜香;有混合瞭奶油的面團在爐火烘烤下逐漸膨脹直至酥皮後迸發的暖香;有各種肉類在平底鍋裡“吱吱”煎透瞭的濃香;更多的是令人一聞之下心生好奇又倍感癡迷的無法形容的香味。它永遠似有似無地縈繞在這片鬱鬱蔥蔥的山裡,有時嗅得久瞭甚至說不上是不是真的有這味道,或者隻是人們習慣性的幻覺。
    這味道似乎成瞭一個謎,成瞭這山的一部分。
    1,某個黃昏的下午,山路上走來三個年輕人。一位穿戴時尚的女孩,兩個男孩,個頭一高一矮。離開鎮子前,羊湯的鋪子夥計好心招呼過他們不要這麼晚進山,危險不說,還更容易被大山迷惑走丟瞭路。但他們自傲得甚至沒有答理他,徑自匆匆踏上山路。看上去他們是有備而來,進山也不是旅行。
    “他怎麼會住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高個兒男孩楊宇拿著一份手繪地圖走在最前面,一邊走一邊摸索著道路抱怨著。
    “是啊,連條正經的路都沒有。”華麗女孩鄭舞費力地踩著腳底下的山石。
    三個人中,隻有矮個兒男孩薛翔一聲不吭,隻顧走路。他並不著忙,地圖他也有一份,實際上三個人都收到瞭同樣的手繪地圖,同時還有一份請柬:請見信兩日後前來赴宴。
    他們認識發請柬的人,所以都放下瞭手上的事情前來赴約。
    夜幕降臨,筋疲力盡的三個人終於在林木最濃密的地方看到瞭一座燈火通明的小樓,在漆黑寂靜的山裡顯出異樣的熱情。等他們再走近些,便看到小樓的主人周錚就在門樓處等著迎接他們。
    看著他們疲憊的樣子,周錚瞇起眼微笑著說:“請進,請進。”
    進入小樓,鄭舞絲毫沒有做客的拘束,仿佛在自己傢裡一樣,她脫下外套隨手拋給周錚,徑直走到餐桌旁舒舒服服地坐下,一邊欣賞著自己新做的鑲鉆水晶指甲,一邊擺出等待伺候的樣子。
    薛翔很老實地跟在周錚後面,一副很習慣的樣子。不過從門口走到餐桌的短短時間裡,他的眼睛不住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一副心事滿腹的樣子。
    周錚清瞭清嗓子:“大老遠的請大傢來,真是不好意思,現在我請大傢吃飯。”說完,他示意大傢都坐下,他也習慣性地坐到那個離廚房最近的椅子上。
    楊宇看著餐桌上擺放好的精美餐碟,有些大喇喇地對周錚半開玩笑道:“你這頓晚宴不能讓我失望啊,要是我覺得對不起走瞭那麼長的山路,你可要小心嘍。”
    周錚看著各自就座的客人,微笑道:“晚宴馬上開始,我相信在座的每個人都會滿意的。”

    2,菜上來瞭。
    第一道開胃菜是莧菜沙拉。又白又粗的莧菜根切成薄片,簡單調味後擺在瞭每個人面前的盤子裡。他們的牙齒在感到咬感爽脆後,味蕾緊接著體會到莧菜的清香和一種仿佛不屬於植物的奇妙味道。
    鄭舞點點頭:“呀,真好吃!我還沒吃過這麼鮮的莧菜,是用雞湯煮過嗎?”
    周錚微笑搖搖頭:“我的大小姐,煮過後口感哪有這麼脆。這莧菜是我半個小時前剛從樓後的菜園裡拔出來的。而且雞湯哪有這麼鮮美。”
    楊宇夾起一片莧菜看瞭看:“是不是種子與眾不同啊——研發改良後的新品種?”
    “就是普通的種子。不過我施的肥料有些特別而已。”
    “是什麼?”薛翔立刻問道。
    周錚深深地看瞭他一眼,帶著一絲守株待兔的微笑說道:“每個廚師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應該做的就是好好享受當前的美味。”
    薛翔看瞭一眼周錚身後的窗戶——外面就是菜園。他一聲不吭地吃完盤裡最後一片莧菜。
    “那就快上主菜吧。”楊宇推開面前的空盤子:“幾片莧菜還不夠咱們塞牙縫的呢,我們走瞭那麼多路,肚子早就餓癟瞭。”
    “主菜馬上就來。不過無酒不成席嘛,我先去拿酒。”周錚起身下樓到地下酒窖拿上來一個圓肚細頸的玻璃瓶,晶瑩剔透的酒,浸著一個青色的梨。
    鄭舞好奇地看著瓶子裡的梨:“哇!這麼窄的瓶頸,梨子怎麼能完整地進去呢?”
    “當梨花快謝,長出還未成形的幼果時,就用酒瓶把它罩住,繼續培養,這樣梨子就會在酒瓶肚裡慢慢長大,成熟之後剪斷枝梗,註入白酒,就可以釀成梨酒瞭。”周錚指瞭指身後的窗外:“你們來的時候可能沒註意,菜地旁邊就種著一棵梨樹,果實累累,都罩著玻璃瓶,還真是好看呢。晚上看比白天更妙,樓裡的燈光照得每一個玻璃瓶都閃閃發光,好像燈籠一樣,很美麗。”
    “我現在就想去看看。”鄭舞兩眼亮晶晶饒有興趣地站起身。她就喜歡美麗的東西,而這個世界上,她覺得最美麗的就是鈔票,因為它能帶來其他所有美麗的東西。
    “我也想看!”薛翔也立刻起身,帶著興奮勁兒,對有些不以為然的楊宇說:“一起去看看吧,咱們都餓瞭半天瞭,也不差這點時間。”